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Jean's hous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理想的现实主义者 &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听说 有些事现在不做 就一辈子也不会再去做了 所以 平凡的我 在这里记录着平凡的生活 记录着青春的点点滴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北京行(一)  

2010-05-15 20:44:23|  分类: Outdoor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Somebody I met ,Something I experienced

 

这趟北京之行挺突然的,前一天晚上才接到BOSS的任务,第二天晚上便到了北京。老妈之前有去北京,于是给她打电话问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和行程安排,她叮嘱一定要带上面膜,隔离霜之类的,说北京天气干燥多风沙,并叫我带上厚外套。第二天上午我又联系上了在北京的殿荆,绍炀同志和阿牛。感谢他们三,让我的北京行充满意义。

时间很赶,酒店也没来得及定。很巧的是飞机晚点一小时,于是折腾了绍炀同志近一个小时时间,终于定到了离国展中心不远的”七天”。据他后来说,他跟他老婆打了N多个电话,国展附近的大部分酒店都是满房,定的那间房还是刚空出来的最后一间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在“七天”跟绍炀还有传说中的大嫂见面了,婚后的他还是没怎么变,依旧一副“老大”的样子,只是多了一位温柔的嫂子跟在旁边。安顿好行李之后,就跟着他们去吃饭了。吃着我喜欢的农家菜,跟他们拉着家常,对这个城市的陌生感一扫而空。他们还告诉我北京的路很好分辨,基本上都是四方形的,弄清楚东西南北就行了。虽然有点儿路痴,听他们那么一说,也为了不耽误大家上班时间,我开始想买份地图自己研究研究。酒店的前台说他只有一份地图,本来打算借来看看,没想到他爽快的说送给我。洗完澡,舒服的躺在床上给爸妈和BOSS打电话报平安。接着开始看地图,偌大一个北京我居然能看着看着不知不觉睡着,看来自己也折腾够了。

醒来拉开窗帘就看到了阳光,北京的天气挺好的,于是按原计划着装去了国展中心,到下午三点基本上完成了当天的任务,启程去阿牛那儿。北京的地铁和公交果然像传说中的一样便宜,这大概就是首都的优待吧,马路很宽,公交车很长,沿途是一路的新鲜。见到阿牛,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,他的装扮应该说是从以前的大男孩变成了现在的大男人,坐着聊了会大家的现状,他问我想去哪儿,有个现成的“护花使者”,我当然是说三里屯。于是他计划先带我去天安门,故宫,王府井,西单一带,晚上十一点左右再去三里屯。我们刚出门,天就开始变了,大颗的雨滴打在我的小伞上沙沙作响,不一会狂风肆虐,终于出了小区,在路边等车,我已经被风吹的没知觉了,阿牛举着被风吹翻了几次的伞,站在风来的方向用身体挡着,雨水全滴在他的袖子上,那一刻,我觉得很温暖,很有安全感,于是我在想我以后也要找一个这样的男人,就像华仔《结婚进行曲》里描述的男人。他接了个电话之后说这个天气只能先带我去吃晚餐,见几个湖南老乡,再看天气安排。一路上他不断的接着电话,称谓全是什么总什么董的,讲电话都不是以前的语气语调,突然感觉我在他面前完全还是个学生。到了一个湘菜馆,一进去就感受到很重的暖气,虽然都是老乡,大家还是互相寒暄,也不忘交换名片,讲些客套话,这就是所谓的商场吧。不一会儿,我觉得自己整个脸烧起来了一样的热,很难受,果然敏感的皮肤受不了这样的天气。我撑着应酬了这顿饭,完全不想再活动了,刚好中途接到殿荆的电话说来酒店陪我,于是推辞回了酒店。

一回来就躺着休息敷面膜,接着洗了个热水澡,整个人舒服了很多。不太满意“七天”的是吹风机是在走道里,我顾不上太多穿着睡衣,拖鞋,批了个外套就跑去吹头发,准备以饱满的精神见殿荆。不料2楼的吹风机被人占用,而且那个人在吹裤子,我一手挽着湿的头发,一手拿着手机盯着看时间,约莫吹了五分钟,他又开始吹另一只裤脚,我失望的掉头往电梯走,心里还冒着点小火,刚好赶上去3楼的电梯,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了进去,才意识到我是穿着睡衣外加拖鞋,外加手挽着湿头发,整个狼狈到一定境界。进去后才发现已经很挤了,站我正前方的一个老外很绅士的退了一步给我让出点空间,我没怎么看清楚他的脸,只是低估了句:“Excuse me for my rudeness”, 其实也算是自言自语,居然被他听到了,我还听到了一句“Never mind”。幸好头发湿的垂下来,电梯里的人看不到我脸,我也看不到他们,不然好丢人。大概吹了十几分钟,头发干的差不多了,整理好头发准备下2楼,这次我不那么莽撞了,电梯门开了,里面只站着一个人,我带着微笑踏进去的那瞬,他说了句“Once Again”.还是带着声调的,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刚才上电梯的那个人,这次我终于不用低头了,也可以看清楚他,长长的睫毛,卷发,很白,长得却像是中东人。我解释说我刚才是到楼上吹头发的,他居然学着我的语调说他刚才是上楼找他哥哥的,我忍不住想笑,于是忍着不出声点点头,接着他说“You speak good English”,我说了句谢谢。沉默了几秒钟,电梯门终于开了,我踏出去的那一瞬,他突然问“which room do you live in ?”来不及想太多,我回头说“two o four”,电梯门就关上了。其实我住在205,如果说这算是所谓的艳遇,那应该也被我扼杀在了摇篮里吧。O(∩_∩)O哈哈

殿荆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,眼前的她不再像以前的那个小女孩了,长得越来越文艺,所以我老是称她文艺女青年,只是她一开口说话,我印象中的那个小女孩又回来了,其实她的很多思想见解都比我深刻,我还是习惯把她看成小女孩,只是一直欣赏她对生活的热情劲。我们在星火里的接触其实不多,只跟她狠聊过几次Q到深夜,关于星火,学习,生活,爱情。这次又聊到凌晨三点多,她算是个传奇的女孩,遇到喇嘛的经历,一个人去云南寺庙拜佛的经历,当上星火社长的经历,追求记者梦的经历以及她的感情经历。从她那里我学到了费曼的一句话“如果你喜欢一个事,又有这样的才干,那就把整个人都投入进去,就要象一把刀直扎下去直到刀柄一样,不要问为什么,也不要管会碰到什么。”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对梦想的执着,而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当上一名记者。(回来那天她送了我一份新京报,我说想看看她写的新闻稿,她告诉我去网上看电子版。回来后在网上搜她名字的时候,看到那天中午我们离别后她去采访的新闻稿。我完完全全被一个小女孩对生活的热情,对梦想的追求所感动,并以此来勉励自己。)

 第三个晚上换了酒店,住在了离天安门最近的“七天”,安顿好后,应阿牛的邀请,出发去他那儿,听说他亲自做了一顿晚餐。在地铁口等殿荆的时候才知道,原来是一桌子的男生,全是中联重科的,而且全是湖南人,也是阿牛的不速之客。这一桌子比那晚气氛好多了,很浓的湖南风味小菜,大家开始聊些内幕,还有学生时代。饭后阿牛的计划还是先去天安门,再去三里屯。殿荆一天之内给我说了N遍好困,说我们去三里屯前叫醒她,她大概想要补眠为的是陪我度过午夜的三里屯和凌晨5点的升旗仪式。想着她随时可能要跑突发新闻,想着阿牛在一天见了6个客户后还坚持陪我去天安门。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折腾他们俩了,于是在心里彻底放弃了去三里屯和升旗仪式的想法。殿荆在酒店呼呼的睡着了,阿牛带着我从酒店出发前往天安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